texthere
  • 展覽源自也斯兩年前的構思,那時候我們開始研究為他策劃個展,見面或電郵溝通時,不時討論這展覽。他不喜歡規矩有序的回顧式展覽,倒希望是有些錯亂,又混點詩意,虛構同時又與現實世界特別是朋友相呼應的展覽。討論中發現我們都喜歡土耳其作家奧爾罕.帕慕克的小說《純真博物館》,帕慕克在伊斯坦堡也真的有所「純真博物館」,展出與該小說相關的物件。吊詭的是帕慕克是先有藏品,然後才從藏品中塑造小說。我們喜歡這理念,但怎樣把它變成展覽,倒不知如何入手。

  • 二零一二年起,也斯開始積極從友儕中搜羅與其創作相關的藝術品,展覽構思也在此刻成型。帕慕克的「純真博物館」是典型的「好奇櫃」。這流行於歐洲十六、七世紀的早期博物館,是歐洲航海探險擴張的產品,透過旅程人們發現歐洲以外另有奇妙世界,「好奇櫃」就是收藏各地奇珍異物,來解釋這奇妙世界,當中不乏虛構想像物。「好奇櫃」是充滿想像的模擬旅程,從零碎事物中虛擬另一世界,正如帕慕克的「純真博物館」,從收藏中編織出情感複雜、虛擬卻又無比真切世界。

  • 開始找到策展方向:展覽將是也斯的「好奇櫃」,收藏及回看他的藝術歷程。但不幸地,也斯不久便離世。作者不在,無人編寫這旅程故事,但摯友親朋仍渴望且覺得有責任完成這展覽。也斯作品多且複雜,如按原來的錯亂編排又沒原作者從中整合,展覽可能會相當混亂。最後決定懇請也斯太太選定多個也斯詩作的主題作為展覽基本架構,輔以相應藝術品作對照,當中包括部份重組的作品。也斯的創作伙伴包括很多不同領域文化界人士,走出多元的複雜對話。展覽希望透過這有點凌亂的組合,與公眾游走於也斯那活潑豐盛的藝術人生歷程。

  • 也斯的藝術成就不只局限於詩作,因為場地所限,未能全面交待他在其他領域的工作和研究成果,也未能全面展示也斯的佻皮、親和但不乏學術和創作堅持的性格。

    這裏得感謝工作團隊不辭勞苦的努力,和無數也斯好友藝術工作者的參與和支持。這展覽結集了也斯家人、摯友和仰慕者的追思,也是個慶典,慶幸我們曾經和這詩人、學者和好友,曾經游走過變化萬千卻無比豐盛的日子。對公眾而言,希望是個跟也斯游走的詩路歷程,進一步認識這位重要的香港詩人。

    — 何慶基 策展人

EN